梦桑阁

VISTA哈默大棚朝圣之旅

作者、班长大大




度过了一年一度的双十一之后,听着鱼缸水声的夜晚,终于打开笔记本,开始逐字的堆砌这趟在内心里面已经筹划多年的朝圣之旅。(请各位多多包涵,因为这次出行对老班来说意义重大,整理过几次文字都没办法很好的割舍,只好把这个流水账版本的发表出来了)
出发前,在回到国内之后两个月细细回想这九月份的这次出行,到现在还是很不真实,这是一趟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旅程,因为很期待,也因为想了很多次到底去要说些什么,要问些什么,想要看什么,想要秀什么,包括,回来应该要怎么好好地叙述记录这趟旅程,结果,出乎意料的就是,匆匆忙忙地准备,匆匆忙忙的出发,升天似的朝圣,然后留下无数个悬念。
早在2011年找到哈默大师的MAIL并且开始往来书信时,往往都会厚着脸皮的写上一句,如果有机会真是希望能够去拜访你的圣地阿,一开始哈默大师总是打哈哈的说着,这条路很长,以后多的是机会,一直到最近往返了不少有关于育种的疑问,总是在信件里面无法得到完整的说明,电话连络有时候亲爱的哈默叔叔语速那个快到一个无法理解,最后,叔叔终于说:我想你已经准备好,有空来我这里走走吧。虽然知道人家大神是句客套话,但是我还是当真了,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准备行程,美签跟机票这些琐碎的事情就不在这边多说了,反正提早准备就没错。

出发前的设备准备清单
1.单反7D+50MM金圈微距镜(吱吱镜)+14-50红圈广角镜(事后证明根本没有时间换镜头),不停地拍拍拍,准备了三片CF卡,事后发现,电池多准备比较实际。
2.手持平板电脑
3.肩背斜包,怕东西拿来拿去在棚子里面走动不方便,Good Choice
4.另外老班这次准备了一个很搞笑的东西,就是荒村母本照片卡,我实在不会念拉丁文,以防万一,就是拿着图片看图说话,哈哈。

旅程简介
这次直飞美西,由洛杉矶进入美国,自己租车前往哈默处,哈默叔叔的位置及前往的方式不少前辈都有详细著述,小弟在此就不另外再多花篇幅了(主要是已经废话太多了),约好9点前往,准时8:45出现在传说中的梅森(MASON街角),这时候心里开始忐忑了,然后不停地思索,我到底应该说Good Morning 还是说 How's everything? 反正就是在这样的浑噩中到了哈默大神的住处,犹如前辈所述,真的就是在一个花鸟扶疏的好地方(原谅我的国学造诣,实在没有办法达到那种境界),总的来说真的比一般南加州的房子更加朴素,也更加的有那么一丝随兴的建筑+大棚。

845号,终于看到了这个信箱,这几年思思念念的一个门牌号码,加州的环境造就了万物的蓬勃,正如同在一个美好的环境就会有美好的眼光积累。如同王大大岐山所说,圈子比命运重要!


美国的车牌号码跟字母是可以自选的,这是一个爱好者的收藏,来自宾州的车牌,当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会有一个这种让人精神一振的神物
写着写着很多事情历历在目,怕想要钱柜娱乐的记录下来所有的细节,所以请见谅,有些事情暂且不表,现在就交流过程中大家比较感兴趣的几个点详细的纪录,以后有机会慢慢的更新上来。
(--------------跳--------------跳-------------跳------------老班进入大棚开始跟哈默叔叔学习了)

拜访心得及相关交流的相关经验
选拔:
首先进入的是闻名天下的哈默第一号棚,一进入眼帘就是右手边的"Jambo"酱爆紫勋,人家有正式的学名的,请大家自己看照片看图阿,现在很多人打着SH EX Hammer选拔等等的做生意,包括老朋友典彦先生也在代购的怂恿下开始秀下限了(在这边老班就不多做议论,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翻阅一下SH习惯性公布的几个网站,会有心得的),哎呀呀,酱爆真的是酱爆阿,那一整个红通通,就是一种鲜艳的红,我跟SH请教,这棵植株最有趣的特性在于,小苗的时候呈现很深色的红褐色,有点接近紫色,按照SH的说法就是黑加仑软糖,但是等到了三年之后就会开始透红,有很粉的特性跟颜色出现,但是中间的黑窗要到秋天的时候就会转为红艳色。另外在一旁的就是酒红宝留,那个真的是又红又鲜艳,不过也就一盆,这时候偷偷问了一下哈默大叔,他说再说再商量,他手上有个纪录的小本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了需要跟人交换的顺序还有一些小秘密,我当然也把WISH一同加上,虽然知道是个虚无飘渺的期待,但是总是有个盼头。

酒红宝留——一个哈默在宝留玉的红色变异中选拔的品种,第一次的选拔过程中只有非常稀少的红色个体,只好选择一般性的个体做为承接的选项,得到了第一代的红色个体再回交,尔后由红色中深色的母本再做稳定的选拔工作,唯独第一次作品中的后代有季节性的色彩表现,在14年时选拔了reddest做出F2,目前以F2为最接近哈默心中的完成品。这次看到完整品,流出量很少,所以知名度没有酱爆这么高,但是艳红程度完全不输给酱爆,期待四季的表现


原来这是冰橙种源,冰橙就哈默的介绍,是花纹玉224及182的选育,品种的来源的记录跟血统还是很重要的


在一群"火博纳特"里面特别的艳红个体,我跟国内大神讨论过,全红(有人称为全锦株)发育跟生长会特别的慢,果然在大神棚子里面也是特别的慢,但是真的是一种被火烧红的艳红色,希望有机会能够有看到他的子代


火博纳特,FIREB,大家就不要再争议了,真正的母本应该就是长这样


第一眼,我看到的直觉是:哇靠,好紫的花轮玉啊,哈默大神说:这是最紫的源氏玉,没有之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棚的摆放方式跟配置,哈默大师总共有六个大棚,坐落在一个小坡上,总体面积大概600-700平米,没有做出品种区别,棚子里面也都是交错而放,跟大师询问,大师回答说,主要是因为每个棚都有不同的特性,有的阳光比较强烈,有的比较潮湿,有的比较热,所以除了一号大棚摆着比较热门大家都会要求要看上一眼的那些植物,其他大多是按照植物的特性去摆放,另外他也很注重纬度跟环境,他认为不同的纬度的植物会有不同的需求,放眼望去,的确是大神的摆放阿,里面有12有CONO有生石花还有块根水泡,一个大棚里面放着满满的各种多肉植物。(但是根据GS叙述,SH之所以会有这么一个习惯,所有的东西杂陈而置,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其实有一个跟计算机不相上下的记忆能力,他能够记得所有授粉的顺序跟编号,包括这个来源及所有的相关信息,我光是听到这个就已经跪了,不要说所有的信息,老班光是荒村C189里面五六个系列的选拔就弄得焦头烂额,又是拍照又是表格的,看到这种好使的脑袋,还是相当相当的羡慕跟忌妒的)



其实大师的12很多很多,重复一次,很多很多,我觉得比生石花都还要多,这边如果继续说大师的12我觉得篇幅应该会爆炸,现在已经爆炸了~~所以,留着以后说吧,另外,大师的12是很多日系的鼻祖,纺间有几位到过大师这里的朋友们,你们应该听错了噢,是日本人过来买,不是大师去跟日本人买,这点我默默的确认过了



这是在阳光最猛烈的棚子拍的照片,我看着照片突然觉得,是不是白色的都爱强烈的阳光?(仅仅是老班推论,拿去晒大太阳晒坏的朋友,老班在青海,要上门揍人我给你地图(坏笑)),不过有时后这种养殖的方式,真的能够让我们开开脑洞,好好想想

一号棚(老班姑且这么叫他,但是她有她自己的名字,我听不懂哈哈哈)是南北走向,也就是南北向长,这个布局跟我们一般的大棚配置不太一样,跟老班习惯相同喜欢高台式的摆放-大概一米多一点的高度,方便观察跟授粉,中间留一条走道,走道不是特别宽,大概也是1米左右的宽度,整的来说也是利用空间的那种方式,里面有部分的盆子拿起来非常的轻,里面有几个深绿色的盆子据说已经用了20-30年,聊到这件事情,国内有几个大老说,那也要盆子质量有办法过关,不然早就散架了,不过狭长的配置让一号大棚里面有了阳光强与弱的差别,有不少参观过这个大棚的朋友说管理不科学等等,我觉得也没那么严重,反而是SH有一套自己的喜好跟习惯,推动的管理着各种品种,不过现在也有很多人喜欢借着批评大神装大神就是了,进到棚子里面第一个感觉是眼盲,第二个感觉是分不清东西南北,因为有特色的东西很多,每一盆其实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说,通常标牌上最后面写的就是采集的地点等日期等相关的年份数据,最近动手写文章的时候,重新的翻阅照片,每一盆真的都是经典,都有很多故事,也经常在市场出现让有想法的人炒作了不少次,不过经典也是如此造成的,有话题性才会有人关注,既然叫做园艺就是园林艺术,也能叫做园林艺品,很多时候艺品就是一个供需,事后整理照片一张张的看过去,内心重新又激动了一次,一张照片就想好久,尔后有机会慢慢的再整理出来。

筛选
这次花了很多的时间跟SH讨论选拔的议题,SH提供我几个方向的意见跟参考,包括了这次整理大去的荒村母本照片的思考跟后续发展的方向,SH认为最简单的选拔方式就是不停的播种然后选喜欢的留下来,不喜欢的就淘汰,这是墨西哥洲式做法(我总觉得有时候跟不上SH的跳跃方式,总觉得他跟老班有时候有像,喜欢自顾自地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但是这次有听懂,应该就是指已经退休的史叔叔)我也提出来很多朋友提到的每年网购拨出来的都会像是一个大家族一样,有那么一点交集的部分但是也有很随兴的部分,我觉得这样品种多元化的方向说不定也是很好的一种做法,SH表示这其实会让想要特定选拔的人浪费了一些时间,因为这样的确是方便了授粉的人,但是,很多时候你需要花点时间才有办法去搞清楚,这些东西是哪一个爸爸来的哪一个妈妈来的,要帮他找女朋友也比较好找,不过,他也再次的提醒我,如果只是一般的爱好者,可以忽略不计这段话的潜台词,毕竟,享受照顾跟饲养的过程可能比起有目标的培育者还要来的有趣。

这张照片其实真正的主角在标牌后面,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表现度最完整的线留蝶,但是根据哈默大师的说法线留蝶的线是不是可以很完整的连着不一定取决于基因,环境也会造成这个现象的改变(理论上应该是这样,但是这段对话里面的专业术语太多,老班表示很吃力)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品种,绿色的HOT LIP,我跟哈默大神说,我还是比较适应红色的HOT LIP,哈默大神说:在我还年轻的年代,只有重金属摇滚乐队会用紫色的口红,但是现在紫色的口红变成了一种主流,百人百口适口为珍!

第二种培育方式:计划性的纪录,并且建立血统树,有清楚的来源跟长相,这样可以有路述可循,也就是你可以看的到最原始的父母本以及后续的追踪情况,并且依照前端栽培者的作法继续延续或是规避其中的特性,这是最严谨的做法,也广为德国及日本等培育者所喜爱,但是对于哈默来说,这样的作法太过于刻意并且很大程度的会影响到植物多元性的发展,他自己不偏好这样的作法,他认为如果太过于专注单一路线,很容易撞上墙壁,但是他会在遇到绕不出来的问题的时候这么操作,排除其他参数影响的可能性。


这是C367的一个个体变异,看不出来已经五年的大小了,这也是这次跟哈默大师深刻讨论的问题,有特殊变异的个体都很难有正常的成长跟表现,这种表现往往会在深红色花纹的荒玉选拔中尤其明显,往往会抑制了体型跟开花的速度,但是因为个体的稀缺性也造成了实验跟观察的困难,我跟哈默说我有三个,他跟我说:你还有一辈子可以解答我心中的疑惑,希望你得到了结论可以亲自的帮我解答,有点得意却有点淡淡的哀伤,难怪人说如果你要走向选拔,那你只能选择孤独


岁月岁月,看了就是这两个字,岁月

这个就是大师口中的POP,不过就是这种热门普,大师还是有办法选出自己的特色,老班真的跪了~厉害

第三种,这是哈默听过我的想法之后提出来认为更适合生石花的做法,先行推断植株的相貌预期,并且大胆尝试,取得后代之后,挑出合适的对象,并且加以系统化的分类,再进行下一次的授粉,这样来做,可以避免第一种办法的不可控制性过高的情况,也能避免第二种办法太过消耗时光以及丧失对于一个兴趣的乐趣,在过程当中,如果有遇到个体有特别容易徒长或是迷你的群体,他认为这是多肉很容易发展的可能性,也请不要继续留作母本,他会把特性带给下一代。详细的操作办法老班将于将之形成育种计划之后再深入的跟大家分享。

请忽视日益壮硕的老班,这是一个老痞子说道理给小痞子的写照!老痞子说:你就是一个疯子,小痞子说:别说我疯,其实您也不逞多让

在老班的央求下,哈默大神终于答应让老班在他的大棚里面恶搞(授粉),依照老班的选拔方向还有想法通过激烈的沟通之后,哈默大神表示试试看这种配对的方式并且观察后续的发展,因此也留下了老班授粉于哈默大棚的这张照片。 

退化的概念
聊天的过程中聊到了一个话题,关于所谓的品种退化,哈默其实不是很喜欢所谓的退化这个名词,他认为生物的演化过程中没有向量坐标,只有变化,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是大自然的一个重要规律,个体的颜色变化都是很自然的发展,有些可能会变成绿的有些可能变成红的,如果是园艺的栽培者,就应该要接受各种各样变化的可能性,唯独,如果紫色是你希望发展的颜色,那么就挑出紫色的继续你的培育,如果遇到了很丑的,那就把他丢弃(这点倒是我很讶异的做法,但是他跟我说,这样才能够保有足够的空间跟精神,养你喜欢的植物,如果你觉得他丑,那你何必要延续呢?这个逻辑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我觉得我到现在还绕不出来,要怎么判断美丑?植物的进化不是都有一个过渡的过程?)关于进退这个问题,老班在其他的文章里面有整理出来(当然已经融合了不少我的想法,很有可能让人有一家之言的感觉,老话一句,尽信书不如无书,当作武侠小说一类的看看就好不用太认真)


这一盆CONO一定要说一下,哈默大师特别拿给我看,他说,CONO不一定是演化成环境的相貌,而是演化成蜕皮之后融入当地的相貌,这个理论很有趣,老班觉得像是被哐当敲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噢~~~原来如此啊!!你看,CONO是不是有不少的蜕皮不是变成惨白色,而是带点怪奇的色彩,说不定原生地附近的石头就是那个颜色的!

日正当中,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在午饭的时候,老班跟哈默大师聊到了未来G&G的发展以及老班希望将荒玉的系统性分类再进一步,将一个编号里面的特性单独提列出来等等做法跟想法以及母本的照片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其实在大棚里面真的无法很详细的看照片,阳光其实挺刺眼的,平板的亮度不够.....),哈默叔叔其实是很健谈的一个人,但是当老班一股脑地说完自己的想法之后,他却陷入了沉默,大概有三到五分钟左右一言不发,吃着好吃的墨西哥蔬菜起司饼(由此可见他不是纯素的素食者,蛋奶素还是可以接受的),就在老班胡思乱想的当下,突然之间他放下刀叉,看着老班,说:你这种想法我真的是第一次听到过,目前就我所知的培育者里面,还没有人这么做,你这样做会让自己很孤单,You are really so crazy! and I say: I think this is kind of the man's rock! and SH say: Crazy boy ! but I like it . Let go to have ice-cream!由此可见,艺术专业的哈默对于很多事情的思考方式还是不会拘泥在框框里面,他认为这样的发展是世界上不常见的,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的他都很乐观其成,但是 对于他不所理解的事情也会经过思考,告诉你他的感觉,真的是很有智慧的大神前辈,认真的聆听认真的思考,光是这两件事情,老班已经很久不曾做过,真的值得深思。


BAZINGA,没想到哈默大神也是生活大爆炸的粉丝,我以为大神都只要喝喝露水或是弹弹钢琴就可以度过时光的呢~~!

哈哈,见识到老班的厚脸皮了吧~~哈默大神对于写中文也是感到乐趣无限,整个的过程都是两个十字,一个ㄈ,一个勾勾等类似老班跟小班的沟通过程中完成,老班表示很希望把那一页单独塑封起来,哈默大神对于老班带去的各色签名笔感到非常有趣,用了好几种颜色画上一支"老班青蛙" 

大神小故事分享
哈默大神的身平我想很多前辈大仙们都已经有叙述过不少,我在这边补充几个小故事,是听起来很有意思也很让人感觉有意思的事情。
80年代的南非探索,这个整理起来牵连太多大师,为了确认每一位大师的姓名及旅行的时间,小弟正在跟与会的大师MAIL确认细节,在此按下不表,等有确认的信息之后跟大家分享。
90年代的一个探索者因为有趣,做了一个实验性质的野外授粉,结果五年之后再去,发现,原本授粉的那个族群数量开始锐减,反其道的出现了一个没有很明显的特征的个体,很实际的融合在一片石头碎粒里面,再过五年,为了BCSS的校稿去了一次比较详细的纪录行程,原本有的那个族群已经消失了,虽然不一定是因为这次的有人为意识的授粉造成得后果,但是这是一个让人深思的问题,在大环境当中,是由很多不可确定的环境因素改变而产生的最终定论,我们去稍稍的调整其中的变量,虽然在后期无法推论出来这次事件的影响,但是却也因为如此的变化改变了世界的一点,<<一只小小的蝴蝶在巴西上空振动翅膀,它扇动起来的小小漩涡与其他气流汇合,可能在一个月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风暴--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摘自百度知识。环境变化往往让人无法捉摸,更何况目前的生态面临人类更巨大的调整跟消耗,我问哈默叔叔,如果这样,我们是不是也在调整世间,他说这是他很不喜欢回答的问题,因为,他自己也在做违反世界运行的作为,但是,虽然没有很系统的规范,但是他更觉得可以保留原料给大家,让大家有更多的机会能够看到大自然的另外一面,进而尊重并且了解大自然。
有一个墨西哥州的小伙子每年固定会去一趟交流心得,虽然他没有特定的追求哪么一种品种,也会随着哈默大师的给予而改变自己喜爱类型的方向,但是一直坚持了好几年,这么几年下来,也累计了自己的心得跟经验,所谓的蹲马步,透过了解每一种南非植物的习性,了解南非,这是一个比较难去了解的想法,从植物特性去反推环境的特性,这种方式其实比较随兴,但是透过由浅入深的养殖办法可以减少植株在手上的损失,这应该也算是一种西方纯玩的特性,墨西哥洲光听就觉得家应该很大又没有龙卷风又没有台风,随便养养说不定都很大。


一个没有正式发表过的野生采集的荒玉,按照哈默大师的说法,这个品种出现在比243更南面的一座brogalo山上,很小范围的分布,有着跟385不同的体型,但是却有262的格状网纹凹凸,线纹的的部份不是很明显,但是会在每次脱皮都有很强烈的变化,目前还没有看到其他的照片记录,很期待下次再看到时候的变化。

这次前往朝圣,当然也看到了很多心怡的品种,甚至有些品种是只在书上面看到过,没有看到过实物的,还有很多在各国网页上面看到的神之般H. Mutica Mootica Drew. 就是这颗寿让老班也深陷12的大坑里面,经过哈默的介绍,这颗是在90年采集的种子带回,播种之后取得的单一个体,目前经过几代的试验,但是叶面上的云状分布一直没有很好的继承,曾经也尝试过了无性繁殖,虽然有相同特征的传递,但是从无性的个体尝试回交母本,却无法获健康的种子,目前还在做的事情是找到类似的品种当作桥介,等待开花之后重新交回母本,这个试验,在06年的时候成功过了一次,但是之后每年的开花时间一直不固定,所以也没有办法获得更好的延续,我问哈默叔叔,请问你有尝试使用控制环境的方式达到控制开花时间的作用吗?他笑笑地对我说:如果他一直没有办法让你达到授粉的目的,那就是他不愿意这么做,那么出来的表现也不会好,我觉得这可能就是随遇而安,也有可能是因为无为而治所以能够有这么多自然的延续,他接着说,很多人会希望他能够更大量的复制这些知名的个体,他也深知部分的植物拿到EBAY上面去拍卖会有很惊人的价格,但是他说他也是凡人,没有办法完全不被这些市场波动而影响,所以他更乐意选择眼不见为净,按照自己的思维按照自己的步调去面对这些他深刻喜爱的植物们。

C336,表现度跟完整程度都很高的富贵玉,不同于一般的巴里玉有着很深刻的凹徒线纹,流水边也很明显,国内生石花大神追求的一个极致,不过由于韩国人收集,这个品种只在棚子里面看到两个成株了,希望有机会能够更好的传播,不然以后可能只能在韩国棒子那边看到了。

这是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个品种,请参阅大地宝石,虽然不是知名度很高的品种,但是祖母绿的表现很扎实,除了体态的颜色,有着更多的稳定窗面色泽,比起C55来说更增添了一诡魅的搭配,实物比起照片来更有一种60年代主流配色的风格。


一个传法玉的体色变异,哈默口述为很难维持稳定的粉色个体,之前尝试过回交,结果得到粉色个体的概率比起同代自交的概率还要来得低,仍然继续尝试稳固表现,然后把传法的体色跟纹路能够完整的表现在个体传承上。

内心的冲击(最后汇整一下自己内心的思绪)
结束了一天的骚扰,跟哈默大神用完餐,到了拜别的时刻,开车回到Mason rode,有点不真实,就这样一天很快很快的就过去了,很舍不得走又不好意思继续耽误哈默大神休息的时间但是又想多聊两句,正在内心纠结的时候,哈默大神大概是看出我的想法,云淡风轻地说, Don't worry , you are welcome next time . I think it's will be soon! 哈,顿时之间有种温暖的感受传遍内心,带着暖暖的感动,跟哈默大神挥了挥手,说:See you so long, I think it's too long , maybe I should find a agent to help me rent a house here, then I can more close great!又是一个标准的老班式无厘头,但是真的是内心的最直接感受,若能住在这里,可能真的可以接近一点极致的伟大。
回旅馆的车上,细细的回想每一个细节,觉得内心有很多思绪及想法,以及之前烦忧的一切,竟然突然觉得都不是问题,甚么发展甚么计划,都抛诸脑后了,庸人自扰之。跟随着大自然的节奏,我们自以为假扮了上帝,推进了演化,却不知道其实跟蜜蜂没有两样,就是推进已经有答案的结果,享受过程,不用刻意地想留下些痕迹,因为在历史的长河里面,那怕浪再高也不过就是霎那。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甚么都想要立刻有结果,如果,一个兴趣不用花上30年去印证内心的琢磨,那还有甚么意思?花开花落自有归落,想法不用太多,顺其自然就好,哈默也曾经在往来的书信上说不要称呼我为大师,因为大自然才是真正的大师,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张开双眼,跟大自然学习,然后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

暖暖的阳光带着丝丝的暖意,这是这款给我的第一个感觉,不知道是因为年头的关系,还是真的有所不同,我深深地被吸引着

这也是一个久闻大名却没有看过实体的品种,SH531,这个品种曾经在ME**跟A*买过种子跟植株,但是总是觉得买回来或是播出来的个体都有一种夹杂绿色


这个~~这个~~我真的忘记当初说是花纹还是寿丽了,她很特别因为老班一开始以为是留蝶,但是猜了几次哈默大师都说不对不对,不对到后来,老班也忘记了~~~哈哈,超级傻


这是C48的特殊变异,在这边特别说一下,因为老班播种的过程里面也遇到过,之前还想会不会是老班手贱,授粉的时后污染了,但是哈默大师说,这个变异他也有留意过,变异的情况是属于爹妈都不认得,他说他也以为是他自己手贱,这样到时候有机会养大看看


这个寿丽让老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每次看到她就拍照一下,看到她就拍照,因为不止体型体态很好,他的红纹跟沟渠已经完整的连线,所有的线条都很深刻的配合连着,哈默大神说,他想要再多做一次,但是每次都忘记播种,一拖就是6-7年过去了,真期待可以看到完成品的样貌,留个悬念其实也很美好

国际化
这一趟的朝圣,让老班心里默默的种下了一个种子,养殖是一个过程,在时间的长河里面没有先来后到的起点差异,只要能够深入,都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虽然目前这个市场还是小众市场,但是却在培育的过程中能够透过植物感受到不同价值观下出来的选育品种,大家都知道,不同人种不同文化会有不同的审美观念,这就是人类的多元特性,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将我们自己的审美观念自己的想法加入到选拔的过程当中,让植株能够赋予东方思维中华美学呢?虽然说这条路线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够慢慢的一点点渗入,但是没有开始就不会有实践的一天,我们不再靠大量的复制创造出最大化的效益,而是让我们的选拔跟灵魂有了意义,就算这条路很不好走,但是有了开始就会有到达的一天,奥运的选手不是靠一年的努力就拿到世界性的标的,而是在无数的传承而有的结果,希望能够有一天我们也能踏上世界的舞台,跟大家一起为了多肉多散发光芒尽一份心思。
 
 

慵懒的夕阳撒下,代表一天也即将告一段落,转眼一瞬,明明才刚刚到845怎么突然就已经近黄昏?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时光飞逝,如果有机会真的很乐意留在这边一边吹牛一边工作,顺带侃侃大山。


结语
是时候规划去一趟南非了
听了哈默叔叔说的很多南非的故事,真的有种心向往之,如果想要做好一件事情,那么就是要专心,匠者虽未有艺者一般的挥洒,却因为专注而能有艺者之艺。



别急着浇水!五大慎重浇水的生石花品种

 阴雨天气快滚吧~从明天开始,上海持续了将近一周的阴雨天气将慢慢结束。到周末的时候即将迎来晴天。我在写这篇帖子的时候,已经临近石头们脱皮期的尾声了。大多数的石头差不多快要脱皮完成。

那么,将要到了一个关键问题:2017年的第一瓢水,许多人已经蠢蠢欲动等不及浇下去了。 

但是,这瓢水先别急着浇。小生总结了自己养石头的经(教)验(训),给大家总结了一下5个在春天浇水时,要特别注意的石头品种。
希望大家看看,愿有所帮(警)助(醒)。

第一名:苇胧玉(C189,C243,尤其是C189a)。


C189,荒玉苇胧玉,二脱之王。没有之一。
养过C189的花友们都会发现,189真的是超级能多脱,你如果在它的脱皮期给哪怕一点点水,它都能给你脱个没完没了。我能说我自己就养过3脱的189么?我能说在大棚里看到不少二脱三脱甚至四脱的189么?
比多脱更可怕的是,荒玉本来就是一个脱皮很慢的品种。当多脱发生后,189能把新苗越挤压越细。越挤压越徒。这对来年的养护照成很大麻烦。甚至有的189到了秋天还在脱。一边脱皮一边开花也是不少见的。以下是几点个人建议:

·1·  个人不是太建议在春天入手C189,尤其是那种还带着老皮的。种下去发根好,有很大几率里边又怀上小苗了。
·2·  189没有脱到彻彻底底,建议就是能把老皮如纸一样撕掉后,还晾晒几天。在这之前最好不要浇水。
·3·  所有荒玉虽然都很强健,但是它们是一个给多少水就喝多少水的品种。大家浇水的时候慎重些。
·4·  不少所谓的C189在这时脱皮时,可能会露出“原型”或者“马脚”了~虽然不能说所有苇胧玉都是球凸形,但等到开大花那一天~那就有趣了。
真苇胧玉(189、243)开花效果图: